小小橋 戀愛在綫's Archiver

goodwinreid6598 發表於 2010-7-22 21:15

新春,流不盡的哀傷

你終是沒能醒過來,睡去,一了百了了人生。
  為你淨身,為你穿戴,做了從不敢面對的一切。
  一身襯衣,一身棉衣,一身外套,最後再套上大衣,穿鞋,戴帽,媽!你還滿意嗎?一生愛美的你是不是滿意。
  頭上的傷口依然有血滲出,不忍讓你頭著紗布而去,都說天堂好美,天堂沒有疾病,沒有缺陷,沒有罪惡,沒有遺憾,那麼完美,所以才稱之為天堂,是魂靈安守的地方,媽,此時你安然了嗎。
  二
  嗩吶陣陣,哀樂聲聲,弟弟跪在靈前為你和爸爸獻飯,一道道,碗筷,飯菜,茶水,獻之你和爸爸的遺像前,淚從弟弟的臉上滑下,清晰的落地,我和姐姐妹妹哀哀哭泣,從此,我們再也沒有了為您端飯倒水的機會了,沒有了。
  不知您是不是正在望鄉台留戀張望,聞到了飯菜的香。你愛吃的羊肉泡饃,小籠包子,愛喝的啤酒,醪糟,我該怎麼再送給你,該怎樣孝敬你啊,媽,那麼愛好美食的你,是不是不甘呢。
  我是多麼的不甘啊,學會了開車,就是想有天載你去酒店嘗盡人間的美食,在你每一個生日,能讓你好好的,開心的吃好,可是,我沒有做到,在蹉跎中把機會盡失,總以為你不會就這麼的走的,你才六十歲,現在的人是多麼長壽,即使不能活至七老八十,怎麼也該活個六十多些啊。
  你該是硬撐著過了六十歲的生日,在保姆回家過春節的當天倒下了,還有兩天就春節了啊,以為你在鬧情緒,以為……,陪你的外孫女是孩子,她不知道你發病了,突發了腦溢血,小腦出血三十毫升。
  如果知道那是你最後的生日,我一定不會像那天那樣,對你一直以來的冷漠,對你歡欣的笑臉無動於衷,甚至沒叫一聲媽,只是機械的動作和問候。而那天的你是那麼的高興,看到我來,腳急切的邁動著幾次腦梗後,不很靈便的雙腿,嘴裡喊著妹妹的名字,說你的二姐來了,因為你對保姆說,每年的生日,都是我在為你過。
  三
  煙花絢爛,爆竹喜慶,除夕,大街小巷掩不住年的味道,我和弟弟妹妹在醫院的重症室門外徘徊,儘管醫生說,你們可以回家,有什麼情況會馬上通知你們的,交錢是你們家屬的責任,搶救生命是我們醫生的責任。
  弟弟說,他不能回家,他得守在醫院,陪著老媽過除夕。
  你躺在重症室內,可否聽到室外,冷清的走廊,徘徊的腳步。
  處處燃放的煙花,不知絢爛了誰人的眼睛,聲聲的爆竹,可是喜慶了誰家的門楣。
  什麼也吃不下,沒有大年的餃子,沒有豐盛的菜,惶惶然的不知所措,竟是分外的孤單,儘管丈夫和女兒在身邊,感覺是一個人的除夕。
  四
  重症室,我竟認不出哪個是你,惶惶然,走到你的床號前,眼前的你使我大驚失色,白色的床,剃光的頭,腫脹的臉,插滿全身的管子,喉管也被切開,插上了管子,粗重的呼吸,那麼艱難,生命在這一刻是多麼微弱,我不敢看你,不敢面對你的痛苦掙扎,那粗重艱難的呼吸壓得我喘不過氣。你的眼角有淚滑過的痕跡,是貪戀著人生不肯撒手,還是厭了世俗想奔赴黃泉。生老病死,竟是如此的殘忍和不堪面對,我們生為子女,無力為你承擔和解脫,只能看你在死亡邊緣掙扎。
  不知道死神是怎樣將人帶走,不知道生命的跡象怎樣是趨於穩定,每次進重症室看你,心似脫軌般的亂晃,你躺在那裡一動不動,聽不到我的呼喚,感覺不到我觸摸你的臉,我只能用別人告訴我的辦法,用手指挖撓你的腳心,看你有沒有反應,你的腳抽動,我以為你像大夫說的,生命跡象穩定,只是不確定哪天才能醒過來。
  五
  你走了,手術後的第十天,撒手而去,姐姐說你是為她著想,為了在春節放假之際能夠回來埋葬你,省去了請假和花費,妹夫說你是為他這個小婿著想,也省去了請假和花費,他們都念著你的好,儘管生前有太多的不愉快。
  是這樣嗎。
  我知道你一直不喜歡我,因為我優柔的個性,太差的體質,你喜歡姐姐能幹,有魄力,人又漂亮,她是你的驕傲。都說五個手指伸出,不一樣的長,肯定有區別,只是,這個區別,晦暗了我一生的心理,始終忘不了,成長歲月的種種。
  其實,為人子女,我知道自己的責任,我更想是個孝順的女兒,曾經為你報了夕陽紅旅遊團,你拒絕了,我知道你丟不下那老頭,爸爸走了後,他成了你相處的伴,可是,我未能體會你的孤獨,更加的埋怨了你。
  六
  你一直和弟弟弟媳不能相安而處,我們姐妹三個也無人忍受你的脾氣,曾以為,如果你不在了,煩惱的問題就不存在了,可是,埋葬了你的第二天,我被弟弟叫回娘家,說是鄰里的老人說,去世時在跟前的女兒是不能回自己家的,必須待到燒了頭七紙。
  進的門來,你和爸的遺像擺在廳裡,香霧繚繞,我呆呆的不知所措,心頭酸酸的,眼裡再一次霧滿了淚,這個家從此將沒有了我最深的牽掛,像是被拔去了根基,飄搖了心。
  鄰家來借用電動車,說是買羊肉餡,給娘家媽送去,我竟是傷感,真的好想再能為你送去你喜歡的吃的喝的。
  眼前一直是你生日那天的樣子,你那麼幸福的神情,我應該還你一個暖暖的笑,可我那麼冷酷,絕情。你就這樣記憶著我的刻薄而去,沒能給重新來過的機會。
  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孝而親不在。
  橫亙的古理,只是我們總在用實際去驗證,一遍又一遍。什麼都可以重來,人死而不能復生,死者已矣,生者抱憾,面對著暖暖的陽光,再一次淚如雨下,媽媽,一路走好。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0.0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