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橋 戀愛在綫's Archiver

terrywallce0724 發表於 2010-7-15 18:29

大紅褲衩高高掛(1)

我有自己的辦公室,我習慣穿西裝上班,我每天都在我的辦公室裡接待許多客戶,有國內的也有國外的,每次不用說幾句話生意就可以談成,我開著車上下班,我很滿足的過著每一天,可別人卻說我沒有出息、說我只是個開出租車的……
  
  一、
  天色暗了,可今天的生意依舊紅火,我開車趕著回家吃年夜飯。
  過了今夜我就三十六了,可我還是沒有太太,而只有一個老太太和我相依為命,那就是我媽。
  快到家的時候,我看見了我家陽台上好像掛著幾面國旗,我心想,媽真是老糊塗了,又不是國慶節掛什麼國旗呀。
  在轉彎的時候,我看了看反光鏡,後面沒人,但我彷彿看見滿滿的一桌菜正飄著香氣,配著我車裡散發的新年歌聲真夠畫龍點睛的了。
  
  開了那麼多年的出租車,我的腰圍從二尺六一直到了三尺六,而且還有創吉尼斯紀錄的趨勢。我真希望哪一天人肉也能漲價。
  
  我家住五樓,沒有電梯,所以我每天最不願做的事就是把我一身的五花肉塞進這狹窄的樓梯,我的腳步聲每次都像捷報一樣把我回家的喜訊傳到我媽耳朵裡,媽真的像是在等待凱旋的英雄一樣在門口列隊歡迎。這時候我才會覺得豁然開朗。
  
  「媽,看你笑得那麼高興,一定做了不少好吃的吧。」看到我媽的時候,我總是咧著嘴在笑,媽也是。不瞭解我們的人總是以為我們家族有臉部肌肉癱瘓的遺傳。
  「今天是年夜飯,當然都是你最喜歡吃的。」媽真的是把我寵壞了,也把我寵得長不大了。
  「糖醋小排、辣子雞、大腸煲都有吧?」
  「有、有、有……瞧你都快三十六的人了還像個孩子,快去洗手。」
  「媽,那你先把飯盛好了,我馬上就來。」
  「原來那塊毛巾破了,你用紅色那塊新的吧。」
  ……
  我邊吃飯邊看著電視裡演的小品發笑,我媽邊吃飯邊看著我開心的樣子發笑。直到被我發現她才收斂了點。
  「小寶,明年你就三十六了,你有什麼想法嗎?」我爸爸姓洪,別人都叫我小洪,而我媽總喜歡叫我小寶,每次有外人在的時候總讓我臉色有點小紅。
  「媽,我都三十六了你還叫我小寶,至少該叫大寶了吧。」
  「大寶是廣告裡那個,小寶才是我家裡的。」
  「你要叫就叫吧,當著別人的面可別這樣叫,別人會笑我的。」
  「你什麼時候才能真正的長成大人呢,看你這孩子脾氣一定要討個老婆才能改掉。」每次過年的時候我媽總會搬出討個老婆好過年的真理來,記性再差今年還是沒有忘記。
  「媽,不一定要討了老婆才好過年的,社會在進步,現在有那麼多有趣的事可做,有老婆的也想離婚呢。」
  「你這孩子,開車的時候一定要專心,別只顧聽別人瞎說。」
  「對了,媽,你在陽台上掛國旗幹嗎?」
  「什麼國旗呀,那是我給你做的紅褲衩,明年是你的本命年。」因為我的身材比較特殊所以很少買得到合適的褲子,一般都是我媽買了布料去做的。
  「那內衣呢?」我追問。
  「你這孩子,只是胖了點嘛,也不用穿那東西。」媽笑了,雖然是在笑我的傻氣。但總有帶著一種神氣,就像我們這裡的一句老話:瘌痢頭兒子自己好。自己的孩子再怎麼樣也是最好的。
  「媽,說著玩的,我們吃飯。」或許正是由於母親的常年溺愛,我發現自己總有點弱智的跡象。
  家裡只有我和我媽兩口人,所以我經常逗我媽開心,看見我媽滄桑的臉上綻開的笑容似乎也成為了我唯一的樂趣。
  
  二、
  「很矮很矮你,怎麼捨得,你一個人……」一大早的,聽這油腔滑調的歌聲在我家的門口徘徊我就知道又是傻蛋這小子來了。
  
  傻蛋就住在我家隔壁,和我的關係很鐵,快接近鋼了。
  他經常到我家來玩也經常取笑我。我媽覺得我的腦子有點問題也是因為我經常和傻蛋這比我小十二歲的男孩在一起。但我媽也不反對,於是我就將錯就錯的和傻蛋保持著這種接近鋼的關係,哪怕我的智商真的因此停滯不前。
  
  每次傻蛋來我家的時候都會唱這首《很愛很愛你》來叫門,他說這首歌是專門送給我的,但愛這個字在他嘴裡是矮的意思,所以是「很矮很矮你……」。要是哪天他在唱「很愛很愛你……」那一定不是來叫門找我的,而是在叫春找妹妹呢。
  其實我並也不像傻蛋唱得那麼矮,一百七十公分的我本來在亞洲也算是標準身材了,可配上了現在一百七十斤的體重和小圓桌似的屁股就把我整個的光輝形象給毀於一旦了。
  傻蛋的嘲諷我不會介意,因為這樣他每次可以不用按我家的門鈴了,日積月累省下來的電費也可以讓我少交一天的指標了。想到這裡,於是我很為我有這樣的阿Q精神而感到自豪,人活一輩子傷心一天就損失一天,開心一天就賺一天。我估計這被子賺不到什麼錢所以一定要多賺點時間來補償。
  
  「傻蛋,今天怎麼起得那麼早啊,是不是難得過年所以你太興奮睡不著。」
  「小洪哥,你又取笑我了,我今天是趕著上早班呀。」
  「什麼時候你要到我這來上班了?」
  「還不是想麻煩你那四個輪子帶我一程嘛。」
  「你小子昨晚打遊戲還賴我,今天就來求我拉。」
  「小洪哥,你肚子大氣量大,明天我請你去天外天電動城打遊戲吧。」
  「好吧,看你有心悔改,我就帶你一程,你先坐會等我刷牙洗臉。」
  「快點哦」
  傻蛋平時總是說我是因為體積過於龐大,所以局部面積也大,不管是洗臉還是洗澡總是要花去常人三四倍的時間。這下我可要好好急急他。
  
  傻蛋大學剛畢業,現在在電台做編輯,除了和我聊天傻蛋最喜歡就是上網和妹妹聊天,我最佩服的就是他能把網上的妹妹分成三十六個等級,可我從幼兒園小班到現在還記得起名字的異性加起來也沒那麼多。
  傻蛋本來的網名叫撒旦,他總是說我口齒不太清楚把撒旦念成傻蛋。其實我倒是覺得是我的口齒太清楚了。撒旦總是說他是愛情專家,我看他再多也不過是暗戀專家,從來就沒有真正交到一個女朋友,和我倒是同病相憐。
  
  「大哥,你房裡這大塊大塊的紅布是做啥用的?」傻蛋一直是這樣不懂就問的人,所以他也經常當著女孩子的面問人家的鼻毛為什麼那麼長。
  「你說你傻不傻,這一看就知道是我媽做的紅褲衩,本命年專用,你看。」我把今天穿的紅褲衩露出來給傻蛋看了看。
  「哇,好大一塊紅布啊,小洪哥我勸你千萬別去鬥牛場,否則你的未來就真的是個夢了。」
  「你小子胡說什麼,你也到本命年了,拿條紅褲衩去穿吧。反正我媽做了好幾條。」
  「謝謝大哥,我要是穿了你的紅褲衩,到了夏天我的彈丸之地不是要暴露無遺了嗎?」
  「你小子又暗中嘲笑我屁股大了,難道屁股大也是我的錯嗎?」
  「不說了,小洪哥,時間快來不及了,快點吧。」
  我聽到了傻蛋的哀求,才慢吞吞的拿著我媽灌滿的大水壺下樓取車去了。
  
  早晨開車的時候,我喜歡放些燦爛的背景音樂,可以釋放自己的心情。一天裡我最喜歡做的白日夢就是當一個DJ。
  「大哥,你現在對音樂越來越有品味了嘛。」
  「不要以為只有你們電台裡的那些DJ才懂該放什麼音樂。」
  「說到DJ,我想起來有一件好事要告訴你,我們台裡有一個主持人想要包車,每天早晨五點在她家樓下接她,就下周開始。」
  「哦,那沒問題。告訴我地址。」
  「等會,到了台裡我為你引見一下,她是做早新聞的主持人小林。」
  我經常在車上聽小林主持的早新聞,這下居然還能見到她,或許這是我穿的紅褲衩為我帶來的好運吧。
  
  車啟動前,我擦了擦反光鏡,透過反光鏡,我看見車後沒什麼人,卻彷彿看見了一張似曾熟悉的臉。
  
  三、
  我是個思維混亂的人,常常會分不清一年到底有三百五十六天還是三百六十五天。可不管聽到哪首歌曲我都知道是哪個歌手唱的。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0.0  © 2001-2009 Comsenz Inc.